用户名:
密码:
验证:
综合类
苗装传习和变迁:在传统和现代之间

   寻找苗装

9月9月,与贵州民俗博物馆馆长曾丽相约重走其父曾宪阳《苗装》文化线路——黔西、大方、纳雍、水城、普定。重走,是曾丽追逐父亲生命过往的诉求,是“必须走到那里……也算了个心愿。”就算到了那里,看到非常平常的苗衣和村落,也是完成一次生命的行走。

和曾丽一起行走,能看到一个前辈如何走进苗人的生活世界,在这里如何完成一个独特的生命史观。

我们走过的寨子,看到的苗衣一点都不稀奇,与我以往走过的很多寨子相比,无论是自然风光还是民族风情,确实不是“吸引眼球”的游客点,何况很多人在路边都已经看到了,村子遮蔽在新农村建设黔北民居统一标准的白墙楼阁之下,苗族衣服并不是曾丽从小到大在家里和妈妈帮助爸爸整理的精美的“花衣裳”。

已经许久没有碰过压在箱子底下的苗装,今天,一个生命中的偶然时刻,因为一群外来者的造访,她们穿上那些对自己毫无吸引力的“旧衣服”,只是为了有机会索取一张相片,以留着作古之日后者追忆之用。我们看到,在穿上苗衣的某一瞬间,她们发现了自我。

   穿上苗装重温一段生活记忆

  曾丽看地图,圈点出此行要到的乡镇。进入 黔西县 钟山乡,直奔协和彝族苗族乡。由于当年曾宪阳所采集的苗装图片只能识别到乡镇一级单位,我们的方法是先到乡镇再问当地人一个简单的问题:“你知道哪里有苗族人住的村寨?”这个问题似乎很有效,在乡里,问到的大多数人都能告知寨子在哪里。看来以服饰为文化族群识别特征的“异文化”符号,还能被清楚地识别。

在乡政府所在地遇到的第一个彝族妇女告诉我们,小后巢、海坝、花苗寨、青岗林等都是苗族寨子。她们说,以前经常看到身着苗装的人来赶场,现在都穿和大家一样的衣服了。小后巢从她家旁边的一条狭窄的路去只有二里,服饰与海坝的一样。花苗寨的服饰和海坝的不同,与青岗林的一致,我们决定取道海坝和花苗寨。

50多岁的杨光芬正好走出家门,她听说我们要看苗族衣服,忙说,“我小姑娘时做的,不好看。”她几乎是很不情愿地把我们请到有现代家居的堂屋里,才钻到里屋的箱子底使劲刨了一会儿,拉出一条麻布的旧裙子。“衣服呢?”“衣服旧得很,不好看。”接着她又走进里屋翻出来一条蓝色红花绣边裙子。当曾丽无比雀跃地穿起这条花裙子,在杨光芬家宽大的新房里自由晃动美丽的身影之时。她从里屋把一件件发霉的苗衣收罗出来,还害怕我们看不完,看不全。

杨秀芬的三个媳妇分别来自铁石、花苗寨和钟山大寨,前两个媳妇的花苗衣都被一一展示,曾丽铺展到阳光下一一拍照。杨秀芬嫌穿衣服麻烦,尤其是绑头帕和脚部绷带要花很多时间,何况她已很久没有穿这样的衣服了。“一个人穿不好意思,大家穿才好。”一层紫色的毛线、三层黑色的毛线、一层卷了二十几圈的白布条、一层黑色的纱布,杨秀芬照着镜子,一层层地缠绕在头上,一个叠层的大圆圈盘绕在头上,裙子、衣服、绑白布条做的绷带,最后放上长条形的刺绣精美、有毛线花边的圈形花边装饰头饰。曾丽给穿着苗装的杨秀芬照了很多相片,老人笑容满面。

在村头张望许久的杨堂芬也回到家里,穿着新苗装从远方鲜亮地姗姗而来,这套机绣的苗装在阳光下无比鲜亮,大家都羡慕杨堂芬能有这样的衣服。两个月前,她花了550元从铁石买来的新衣服,是为了政府接待时穿着迎接客人。

当我们一次次拉着那些绣花的片长,在阳光下询问绣花的意义,她们开始发现原来自己的苗衣还有点意思。尘封已久的苗衣再次出现在生活的这一天,击中了她们忘却已久的穿着过往。她们原以为,这些老衣,只有在陪葬时与身体产生亲密接触,然后变成泥土和尘埃。

杨秀芬家堂屋正中端正地挂着一幅鲜艳的红枫林十字绣,是儿媳绣的。有意思的是,儿媳不喜欢绣古老苗装的十字绣,那样苗装的式样在她们眼里变得过时和陈旧。

   记录苗装发现村落文化变迁

沙戈寨村头一户人家前,有几个人在闲聊。旁边修车铺的男子听说我们要照相,马上喊楼上的老婆和女儿:“快换衣服下来喽,电视台的来录像喽!”两个头从楼上探出来,一脸好奇地看着我们。“你们去老学校那里,喊支书喊,就有人穿衣服来的。”

我们一路朝着学校方向走去,路遇王仲庭。66岁的老人和老伴经常去集市上卖自己生产的“新苗装”,老伴买来各种布料、印的蜡染布片、各种小饰件,用缝纫机做好衣服。到附近的乡场去卖,每套衣服380元,每次能卖一到两件就非常幸运了。今天,面包车坏了,老人留守在家,腰上系了一张土布的围裙,准备出去干农活。

老人从一堆凌乱的布里拉出一件衣服,我看蜡染画和式样与前一天在纳雍帕那村的一样。由于电脑技术的运用,刺绣和蜡染的花样被设计出后机械地制造,在乡场上流通,我们很难判断衣服的花样和式样是不是还保留了传统的样子?

曾丽说,王仲庭围腰上面绣着她找了很久的一种特别的刺绣。接着,在村里遇见的两个苗族妇女的背上,背篼下都压着精美的土布,上面绣着特别的刺绣。这让曾丽很困惑,为什么这种特别的刺绣会出现在这个村寨?而在她发现同样服饰的其他村寨,未见同样的刺绣?

一个村民热心地把我们引到村委会,村支书王学金介绍,全村194户人家,有苗族、彝族和汉族,有孟、王、李、陈、赵等姓。苗族167户,汉族有两户,仅8人是汉族,其余是彝族。

传说,以前老祖宗来这里的时候,只有彝族,后来彝族和苗族通婚,登记户口登记成苗族,所以村子的苗族就越来越多。每年2月的跳花节是村里最热闹的节日。全村有120多人在外地打工,很多人都只有在跳花节的时候回到村子,穿着花衣裳去欢乐,过完节,又回到城市打工。

村支书说,现在新的苗装比原来的做得好,质量要求高,技术也高,布料也比原来好,大家也喜欢买。政府有接待和游客来到时,只要打电话给村支书,他就通知大家穿好衣服来接待客人,有时候也到县城或其他乡镇,村里补助路费和生活费。

  罗慧和王小佳是母女,看着就像两姐妹,时尚到极致的表情和衣着,完全把苗装的村寨影响了。她们穿着艳丽的服装,画着浓妆来到学校找我们照相。小佳的高跟鞋又细又高,新苗装很时尚,面对镜头表演各种舞蹈动作。罗慧35岁,从织金猪场嫁过来,老公在村头开了个修车铺,有两个女儿,一个初中毕业,在 贵阳 打工。而罗慧同样民族服装配短裤子,款式摩登时尚,衣服是她花100元在 安顺 买的。

年底,她们的影像将出现在新出的《苗装》一书里,多年以后,不知道我们还会不会记起那些村落和苗装表情?

我们珍视这样的行走,她激活了我们当下的认知,让我们在田野发现变迁的困顿、发展的困惑,传习的价值,或者更多。

作者:王小梅    编辑:贵州民族工艺品      点击:1910
版权所有:贵州特色工艺品网     主办单位:贵州省商务厅     技术支持: 贵州省国际电子商务中心    电话:0851-8555397    

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0273号